<code id="61161"></code>
  1. <label id="61161"><tr id="61161"></tr></label>
    報刊園地

    《文學報》28期節選

    發布時間:2007-04-18 01:08:00    來源:華南師范大學文學院
     

    霸位,你霸的是什么?

    □ 陳溫馨

           《北京娛樂信報》曾經有過這樣的報道,一位考研的男生告訴記者,他向同學收取“占座費”,每月能收入近千元?!拔颐刻煸缟衔妩c半在圖書館等開門,幫別人占座位,五元一個人……”

        圖書館、教室,誰家天下?             

    有人將霸位喻為是大學生存的基本技能之一,從中可一窺這現象的普遍和人們對其習以為常。作為大學生,相信大家對這一曖昧事件都深有體會和感慨。我們是其既得利益者又是深受其害者,如何界定它實在是由于身在廬山而難以定奪。

           局外人難以想象大學生不約而同一窩蜂地爭奪戰地的艱辛,更難以體驗冒著丟失霸位工具危險但一如既往的勇氣和提心吊膽。霸位有很多原因,關鍵是人們從中能得到很多利益,因此它才蓬勃至今,長盛不衰。上課、講座,學生為了爭奪“風水寶位”;自習,學生為了占據好位;在特殊時期,譬如過級前夕,考研臨近,尤其是期末考試,學生為擁有一個舒心的位置攻關更是不擇手段,霸位就如家常便飯。座位緊俏炙手可熱似乎反映了高漲學習熱情、濃厚學術氛圍,使人備感欣喜,畢竟喧囂的社會有一方氣氛濃厚的學習伊甸園。但是假如我們深入了解,往往會失望。因為在貌似“座無虛席”下,其實很多被占之位長久空空如也,浪費資源不說,還剝奪了認真學習者的空間,這就無法容忍了。霸位還會破壞秩序,尤其是高年級學生經常一人占好幾個位,位置長久占著但人又沒來,這樣往往損壞“先到先得公平競爭”的原則。另外霸位這看似無足掛齒的事件常常導致很多不必要的口角、牢騷和爭鬧。一個本該安寧與世無爭的校園,實際上烽煙四起喧鬧蕪雜,不諧之音此起彼伏。

           霸位這一普遍現象內在潛藏很多隱秘的心理。其一就是我們心中的“小民意識”———“有便宜不放過”、“先下手為強”、“有殺錯沒放過”、“不占白便宜人家”等想法,這就足使眾多學子心安理得樂享霸位成果。另一方面就是我們“狹隘集體意識”。高年級學生實行的決不是個人行動戰略,他們將其“作戰”美其名曰為“合作戰略”。一個同學幫自己一群“兄弟姐妹”霸位,使“座無虛席”徹底顛覆了本來面貌,物代替人成為座位的主人,此情此景實在令人感嘆。即使很早去課室,你也會見到不少物什擺在那,唏噓也罷、喟嘆也罷,好位總與你無緣。霸位其實就像一只隱形的手扼殺學生的積極性。另外,人滿為患的假象也使人灰心喪氣。這種惡習常常弄得欲學習者難以學習,嚴重污染學習空氣。霸位從根本上還凸顯了人們的劣性,有些學生,包括我,其實也深知這種行為不好,但是自己受益其中而且形成慣性難以離棄,惴惴不安卻又一如既往堅持到底,即使被側目也找出種種借口來搪塞,明知它是一種極自私的行為但還是情不自禁干下去。唉,急流抽身難。

           追討霸位好不好,其實只要我們置身事外進行利弊對比就可以一目了然。它本身命名就帶有暴力性質,更不用說其帶來負面影響。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這是不足取的。于己而言,霸位也有損個人形象,更無氣質可言。而我們追求如蘭淑女形象并不難,只是要從細微處檢點自己的某些因慣性留下的壞習慣,并留心更正就好。正如治學最高境界:“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當我們每個人都從自我做起嚴格要求自己時,校園還將是適合我們的寧靜和諧的學習圣地。

                                                   原載《文學報》29期第一版

     

     

    冷眼旁觀文化場之二“熱點”

                                                            □ 鄧玉環(老師)

    風起云涌絕不平靜的2006年剛過,各類報刊網絡上便出現了由各路專家學者權威評選出來的十大或N大文化(或其他名目)熱點,盤點得風生水起,不亦樂乎。這類盤點,如同商家年末的利潤結算,總會讓人心滿意足或者憂心忡忡。

    文化場上的熱鬧照例吸引了眾多的看客和說客,能夠引起大眾紛爭的各個熱點都在被不斷評說著,參與固然是一種姿態,但對“熱點”的關注需要積極投入,更要冷靜思考,于是冷眼旁觀不失為一種更為客觀的姿態。

    網絡評選出的十大熱點中,與文學有牽扯的話題比例不小,姑且隨意選擇其中之二湊個熱鬧,使眾聲喧嘩的聲音更嘈雜些。

    首先感興趣的一個話題是:網絡惡搞與解構崇高。惡搞究竟怎么回事?什么時候開始流行的?沒必要追究這些,反正忽然之間就看到“惡搞”風行于網絡,鋪天蓋地勢不可擋。胡戈的《一個饅頭的血案》惡搞陳凱歌的《無極》,使得“惡搞”成為2006年網絡最為火爆的話題。2006年底,被無數圖片惡搞過的網絡紅人“小胖”,因太過出名,本人被鳳凰衛視的著名主持人請到節目現場現身說法;數不勝數的網絡惡搞被人們所熟知:“國學辣妹”妄言“勾引孔子重振國學”;“紅色經典”被惡搞,《閃閃的紅星》被惡搞成“幸運五十二”,并未與現代人有任何冤仇的潘冬子被誣蔑參加了青歌賽,還認潘石屹當了爹;楊子榮有了私生子;“紅色娘子軍”去了洗浴城;雷鋒叔叔的名字上了安全套;而《開國大典》則被某飯莊篡改成了“開飯大典”。慈禧可以武功超群,唐僧可以有婚外戀;而《滿城盡帶黃金甲》剛放映不久,就不可避免地陷入大片被惡搞的命運……2006年是惡搞最為流行的一年,因此,國內媒體在年終盤點的時候很多將2006年稱作“惡搞元年”。

    最初“惡搞”給人帶來新鮮感和痛快感漸漸被越來越多的惡搞行為敗壞了胃口之后,相信大眾也逐漸對這種“文化惡作劇”產生了一絲厭倦。其實惡搞的本質仍然不能擺脫90年代以來“解構崇高”的文化思潮,它的出現并不新奇——只要世俗不要精神,只要卑微不要崇高,進而仇視一切精神升華和崇高價值,把自己所不能理解的精神維度和價值高度,統統斥之為“偽”——偽理想、偽精神、偽崇高?;蛟S正因為某些“假崇高”、“偽崇高”的東西存在太久,人們厭惡那些長期“一本正經”的假面目,盼望著什么時候讓這些偽裝的面孔被戳破、出洋相,這種社會心理需求的累積必然引發文化顛覆和解構的熱潮,大眾借助網絡這個相對自由、開放的領域,揭開“偽崇高”們虛偽的面紗,露出可笑可鄙的一面,使得原本外表看似金壁輝煌的大廈轟然倒塌,從中獲得一種痛快淋漓的釋放感。

    然而僅有破壞沒有建設是不夠的,僅有“破”無“立”,難以建設出一個新的,更為“合理”的真實世界。正如天津工大教授韓秋月對課堂上接茬惡搞的學生說,如果你一定認為李白“靜夜思”是想女人了,那么請拿出證據來,寫出論文,我幫你發表。網絡惡搞的初衷和目的如果僅僅停留在孩童式的惡作劇之樂上,那么它存在的時間必然有限,一定會隨著社會年齡的增長、心理的成熟而失去存在的基礎。從崇高這個角度,制止惡搞的方法就是使崇高的東西變得真正崇高,不崇高的還原為世俗——世俗怎么了?我們誰不世俗呢?

    另一個話題則是韓白之爭與文壇“代溝”。這是一個韓寒與白燁論戰后又導致眾人混戰的文壇事件。2006224日,白燁在新浪博客上貼文《80后的現狀與未來》,該文認為韓寒的作品“越來越和文學沒有關系”,并對“80后”提出了批評。32日,韓寒在新浪博客上貼文《文壇是個屁,誰也別裝逼》,作出強烈回應,與白燁單挑。韓寒的激烈回應據稱是故意炒作的結果,因其激烈的言詞和態度一下子擴大了事態的嚴重性,不僅攻擊“文壇”,攻擊“評獎”,甚至開始進行人身攻擊??墒沁@場“韓白之爭”怎么看都像一場奇怪的打斗,舉個不恰當的例子,好像中國傳統武術遇上了西方的拳擊,對手出拳方式根本不是一個套路!原本正常的文學批評變成了文壇眾人混戰。這無疑是2006年文壇的一大“盛事”。

    這場戰事以多位當事人關閉博客而走向了尾聲,歷時1個月不僅吸引了眾多看客的眼球,媒體炒作也使得這場混戰顯得更加硝煙彌漫。韓寒毫無懼色,盡顯“我是流氓我怕誰”的風格,將自己的前輩們罵得狗血噴頭,大漲了韓寒以及韓寒粉絲們的士氣,“文壇是個屁”至今還為某些人津津樂道。但毫無社會秩序和道德規范可言的一場戰事讓從事文學批評的人無不膽寒。正常的學術討論、嚴肅的道德拷問在亂拳齊下的混戰中,早已顯得有氣無力、面色蒼白。文壇“代溝”和分歧的嚴峻性顯露出來,也反映了當今的淺閱讀和泛娛樂化時代文學的悲哀。

     

     

       

    春天里的一次圍爐夜話

    ——談談咱們文學院人

        筆者原想用最原生態的方法來保留這段記錄,因為傾心的談話,不需要太多的鋪墊和修飾,我們試圖了解到最真的想法。我們的訪談,有直接面談,有筆訪,也有QQ聊天……形式不一而足。希望你聽到的,是他們心跳的聲音;希望春天的談話,帶出秋天的期盼。

     

    未來是一段長度

           文學報:如果能用一種東西象征未來,你愿意選擇什么?如果用一段距離去丈量,它離你有多遠?

           小瓊(06級):生活沒有答案,而智者指著天上的月亮。有的人總在強調自己的夢想,好讓別人相信,也讓自己相信;有的人不相信未來,他說路在腳下。擁有夢想的人和沒有夢想的人一樣活著。至于未來,有時很近,有時很遠。當我們尚且沒有太多資本去擁躉時,談未來是否太過遙遠?只怕構造好一幅甜美畫面,而殘酷的現實又把它粉碎。愛幻想的人,似乎是一個天生的膽小鬼,壓抑地寄托未來。愛做夢的人,他的未來難以跳出假設的陷阱。

           文學報:所以你拒絕把未來看作是夢?

           小瓊:夢,作為廉價的享受,我們沒有拒絕的理由。我們把將來鐫刻在腦海里,等待時間的考驗。笑笑,昔日走過,未來是剩下的人生。等候的是輝煌,還是暮年感傷?如果我們不能給它下個結論,未來不過是浪費的文字。但我們都始終期待,即使不一定比現在好。把未來無限量延長,再延長,始終在前方,年輕人應該夢想。等待,等待漫長的等待……

           文學報:那為什么還會對未來充滿想法?

           小瓊:因為我們都擁有它,卻不了解它,又急著想知道結果。未來是一段長度,不是所謂的一個點。走不出去,始終走不出去。我們害怕提及它,而又重復提起它。于是制造了一個個假象。故事慢慢遠去,漸不被提起,成為傳說,那是些曾屬于某些人的未來。未來是存在的,只要不被錯過。有多遠?大概就是指飛機上伸手摘星的距離。

           A06級)上學期我們開展過主題為“我的未來不是夢”的特團活動,其實我覺得“我的未來不是夢”它不單純是個主題,它更是一句誓言,它爆發之時就系著我們的希望,也鞭笞著我們堅定地朝這個方向進發,讓夢想的陽光照進現實。

     

    學生工作與“入世”

           文學報:不知這個比喻恰當與否,有人按做學生工作與否,把大學生分為“出世”和“入世”。作為一個“入世”者,你有什么體會?

           Eachy04級):我不覺得我們如何“入世”了,我們都是學生,學生之間是不該劃清界限的。         

           我認為我是快樂的。但是這種快樂,無論用什么言語表達出來,在別人看來,都有做作之嫌,說不定還會令人肉酸。我相信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會有真正的體驗。畢竟,在四年中,你曾經愛過一些東西,你曾經為它付出,就算這種付出在外人看來是很無謂的。做得不好的時候,你會為它難過;成功的時候,你會為它高興。

           也許,有的人會很鄙視做社團工作的人,總是帶著一種調侃的口吻與之對話。有人就曾經評價大學的社團活動“不過是一群孩子在玩而已”,也有人指出某些社團工作的形式化。這些我不想爭辯,但是你換一種立場去考慮,或許你的觀點會有所改變,至少不會喊得太大聲。

           文學報:俗語云,旁觀者清。負責一項活動,雖是煞費苦心,但結果總有瑕疵,你又會怎么看待?

           Eachy:其實,當局者也未必就“迷”。我覺得活動成功與否,是有許多判斷標準的。而活動的組織者,大致對自己搞的活動的成效———出彩與否、成功與否,或多或少也會有反思。我們大可不必大加指責。每個人都有成功和失敗的體驗,這些經歷給我們什么啟示,我們都會有所總結。做社團工作,客觀地說,“崇高”地說,是為校園建設出一份力。校園活動無論是誰在搞,總有人會扮演這樣的角色。主觀地講,就是給自己成長和鍛煉的機會。我相信一個樂于進取的

     

    人,會總結自己的一言一行。況且,學生活動,本來就會受到這樣那樣的條件限制,不盡人意的地方是無法避免的。當然,明顯的策劃不足、創意缺乏才是活動組織者和審批者更應該思考的。

           做事情總會有壓力的。但難道有壓力就什么都不做了嗎?大學里,有多少同學不掛那么一“官”半職?既然如此,當別人有壓力的時候,你也要想到自己也同樣有過相似的經歷,自己也或許在經歷壓力后成長了許多,那么還有必要有太多的抱怨甚至“鄙視”嗎?

           我想引用我們院一個干部的話:“負責,就是我們成功的一個籌碼!”

     

    藝如花,一瓣一瓣,都絢爛

           文學報:把大學課余生活比喻成一個十份的餅狀圖,文藝占其中多少份?

           郭燕佳(04級):文藝的概念很寬泛,我想比較多的人關注的是我的舞臺經歷,而事實上像文學、繪畫和手工等藝術門類我也都很喜歡,這些都是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如果把這些喜好都疊加在一起畫入我課余生活的餅狀圖,我想差不多已經覆蓋所有的區域了。我在舞蹈方面付出心血確實是最多的,但這種努力不只在表演藝術本身,它和我的社團工作交叉,臺前幕后工作的累積,無意中成了我課余生活的一條主線。

           文學報:一個人的特長和興趣,可以在很早的時候就表現出來。應該說,到現在,你也經歷了不少精彩,在此之前,你有想過你的大學是這樣的嗎?

           郭燕佳:我有我的期待,但不會過分去思考未來,曾經的我也是在這種思維下一路成長的??既肜硐氪髮W是我的目標,其間沒有更多的遐想。我的生活閱歷有點不一樣,每個時間段有一個不同的主題,小學時的我基本都是用心讀書,初中時喜歡寫作和畫畫,高中時經常做手工,大學時才花那么多時間跳舞。應該是小學時的基礎打得牢固吧,往后的時間里我沒有特別勤奮地讀書,成績還過得去,我也就放任自己做喜歡的事情了,直到現在我還是這個樣子。走好當前的每一步路,未來的行程,我無法預料也覺得沒有必要細細規劃,把好舵就足夠了。

          

           文學報:有人說,中文系的女子多才多藝(當然,“中文系”一詞是觀念上的),你對此怎么看?

           郭燕佳:我覺得多才多藝不是中文系女子的專利,只是因為課程安排的緣故,我們比其他學院的人有更多的閑暇時間置身藝術,去領悟和展示吧。我就不認為自己有什么才華,不過我始終相信藝術是相通的,文學感悟轉移到其他藝術類別中,我們的專業素養和文人特質就會給我們很多啟示。中文系的女子,也許就多了一點心思細膩和多情善感,對著充滿美感的藝術心馳神往、躍躍欲試,所以常常在不經意間透出一絲絲所謂的才氣吧。

           文學報:一個人的經歷往往成為其素養的積累。你的經歷給你的專業學習、對事對人的看法,或者更夸張地說,人生,帶來什么?有深入地想過嗎?

           郭燕佳:一種生命體驗很可能讓生活軌道轉變,我深刻地感受到了這一點。當初報考華師的時候,我對自己人生的基本定位就是人民教師;頻繁的演出再加上多次的幕后工作,讓我動了當晚會策劃人的念頭。不過現在始終在做自己的本分工作,暫時還沒有更多思想遷移的跡象。如果問我能從文藝這一塊能得到什么教益的話,我覺得我的舞臺包括幕后經歷,讓我懂得去領會生活細節,咀嚼感動;還有很重要的一個,是學會如何調整自己的心態,盡量做到開闊胸襟,臨陣不亂,能屈能伸。

         

           文學報:文學院很多人都喜歡回想過去,假如給你的大學做一個短片,你最先想到的,會在里邊放入什么?

          郭燕佳:我想能放進去的大概也只有我的舞臺經歷了。曾經有朋友找我拍紀錄片,他跟拍了我好幾場演出之后就我的其他生活方式進行采訪,遺憾的是我沒有辦法給他更豐富的,或者說有新亮點的回答。我是比較低調的人,簡單的大學生活里,沒有愛情,沒有出游,只有一場場的演出替我載錄求學歷程,我想它不僅是我最先想到會放入短片中的材料,而且應該會是有且僅有的材料,無形中它已經成為我茶余飯后最華麗的談資了。

     

     

    現世與理想———大四的回望

           文學報:大學四年即將過去了,就你理解,你怎么看大學的現世與理想?

           曉來(03級):我覺得我們的大學少了很多很實在的東西,很多人遺憾學到的東西太少;而大學的理想簡單地說,就是能通過它學到什么。

           文學報:那你覺得你的理想達到了嗎?

           曉來:沒有,至少沒有全部達到。但又好像不能怪大學,不能怪教育。當然我交了大學之友,呵呵……

           文學報:是的,友情也給大學添色不少。你剛才說“大學少了很多很實在的東西”,這些實在的東西除了知識外,還有其他嗎?

           曉來:是青年人應有的激情,這種激情不是指參加某個社團,不是指當主席、部長。激情,給我印象比較深的有兩個:一是我們班蔡曉星為了《師大青年》付出心血;二是曾文升等人創立陽光義教隊。這些遠遠比搞什么活動、大賽都要實在得多。當然其他活動也是需要的,但這些很實在的激情卻少了。

           文學報:對師弟師妹們這些后來者,你有什么體驗跟我們分享嗎?

           曉來:一、堅持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有自己的特色;二、既然到了一個城市,而且生活四年,就要學會去了解它,熟悉它的歷史文化、飲食等等;三、結交一些有趣的人,朋友間接介紹的、網上認識的、偶遇的……它會讓你的思維輕盈,不過結交朋友要小心;四、文學院的學生發表一些文字,一定要的,但不要老是一些風花雪月和怨天尤人的東西。 這些是我曾經對自己的要求,但第一條我就沒有做到。

          

           人生總在得失間,生活難免有些遺撼,保留著這種寬容,我想我們可以活得更瀟灑。但是,我們更愿意把瀟灑放在心里,以一種謙虛的姿態,低頭,因為希望,蟄伏在腳下。

    (采訪/整理:陳坤、陳美瓊)

    編后語:這個版面,從策劃到成稿,其實是很匆忙的。我們遺憾自己生活其中幾年,卻對周圍的人了解得不多。生活應該怎么過,我們也無法提供一個參考系,歌到歇處總有斜陽,總有夜晚,我們就在這個時刻,試圖了解更多。

                                                   原載《文學報》29期第三版

     

     

    遙遠的呼蘭河

    □ 唐偉

    我本想寫下“我、蕭紅與《呼蘭河傳》”這個名字。不為別的。因為,我覺得我、蕭紅與呼蘭河之間有點聯系:我們三個,兩兩之間都是遙遠的。

    我離蕭紅是遙遠的。她生活在二十世紀的開始,而我卻生于二十世紀末還跨越到二十一世紀。她生活的世界是黑暗而狹窄的,而我生活在明媚廣闊的藍天下。

    呼蘭河離我是遙遠的。它遠在遼闊國土的那一頭靜靜流淌,而我在這一頭;《呼蘭河傳》里的呼蘭河離我也是遙遠的,它遠在時間流沙掩埋了大半個世紀的那一頭,而我在這一頭。

    我也感覺,蕭紅與呼蘭河是遙遠的。呼蘭河遠在“我”的美好的童年,當蕭紅用筆寫下這條河流之畔的故事時,處境與她理想中的呼蘭河時期大相徑庭;自從蕭紅與家族決裂到最后蕭紅客死異鄉,不論生前,至今骨灰也未回到故土。

    然而,蕭紅與《呼蘭河傳》卻讓我感到親切:似乎有一些東西是相通的,但我說不出是什么。

    《呼蘭河傳》也許不是閱讀首選,可是我喜歡《呼蘭河傳》,時刻愿意它領著我去體味當時的生活。

    蕭紅散漫的筆調、隨意的情節選取、大大方方的段落銜接剛好適于敘述那悠閑的鄉村生活,多么自然,對于我這在鄉村生活過的人來說,又是多么親切。

    嚴冬,大地凍裂了。賣饅頭的老人滑了一跤,饅頭撒了,路人趁老頭不注意揀起饅頭塞到嘴里。老頭爬起來,把饅頭數了數,不對數。于是向著吃他饅頭的人叫嚷著:“好冷的天,地皮凍裂了,吞了我的饅頭了?!?/span>

    賣麻花的高聲叫賣,從這條街走到那條街。于是買的、不買的,老人、小孩……凡聽到叫賣的人都要看看筐子里的麻花,并且要逐個摸過。于是麻花經過大大小小一雙雙的手都變成黑的。賣麻花的并不生氣。

    ……

    “我”與祖父的感情是很深無疑了,于是大段的文字用來描寫祖孫之間的小故事。在后花園玩耍、給祖父戴玫瑰花惹來笑話、祖父教小孫女背詩等等。一段段樸實的描述,一幕幕溫馨的畫面,勾勒出了一對祖孫之間的快樂生活。

    我深深地懷戀那種純樸的鄉村生活,羨慕鄉村里人與人之間的溫情,也時時為祖孫倆的隔代親情所感染。那樣的生活狀態,是我與蕭紅精神的彼岸。

    然而,那種生活狀態的另一面,也讓我們心中有著共同的隱痛,卻只能默默地旁觀,至多是一點一點地描繪下來。一如在面對自己一往情深的愛人,任何缺陷也不敢明指。實在是不忍直接地斥責或批判。所以,是隱痛。

    老胡家的團圓媳婦死了。她長得太快,來婆家第一天第一頓飯就吃了三碗,整天嚷著“我要回家”……大家覺得這就不規矩,所以她“該”挨打。婆婆打,打得連喊帶叫的;叔公打,吊在大梁上,用鞭子狠狠地抽;甚至用燒紅的烙鐵烙她的腳心……婆婆說:“哪家的團圓媳婦不受氣,一天打八頓,罵三場?!?/span>

    團圓媳婦被折磨病了。她婆婆慌了,花那么多錢買來的媳婦總不能這么白白死了吧?于是跳大神:大神說讓團圓媳婦出馬。怎么行?出馬就等于死了呀。有善心的人們都七嘴八舌、一個偏方一個邪令地出主意。團圓媳婦陸續地試驗了那些主意:“吃一個全毛的雞,連毛帶腿地吃下去”;按另一個偏方,婆婆弄來了半斤豬肉(為了便宜,就用瘟豬肉吧,“那是治病,也不是吃,又有什么關系”);再不行,就找了個道人抽帖,也不好;最后,一邊跳大神,一邊把團圓媳婦浸到一大缸滾熟的熱水里,團圓媳婦自然又叫又跳,依舊被三四個人從缸里攪起熱水來往她頭上澆,昏死過去用冷水澆醒了又抬進缸里澆熱水……小團圓媳婦死了。大家覺得沒熱鬧看,散了。

    我們痛,因為那里有數不清的“小團圓媳婦”;因為人們對這悲劇居然是習以為常的,團圓媳婦受的折磨竟然是一場熱鬧;更因為這確是真實的農村生活的部分寫照……蕭紅見證了她那個年代的這種悲劇,現在的我仍然見證過這種悲劇。悲劇的盡頭究竟在哪里?

    遙遠的呼蘭河,流淌著蕭紅的快樂和憂傷。還有我的……

                                              原載《文學報》29期第四版

    竞彩网比分